網站通行證
名稱
密碼
瀏覽 | 注冊
今天是:
您現在的位置:郴州新聞網>> 新聞>> 文化>>正文內容

草有古意

作者:章銅勝 來源:郴州日報 編輯:侯岳超 發布時間 2019年05月14日 14:38
歡迎關注郴州新聞網微信公眾號(chenzhounews),或掃描文章下方二維碼進行關注。
讀古詩,容易讓人心生古意。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晴日里,碧綠的野草侵占了伸向遠方的古老道路,一直連接到遠方那座荒廢了的城池。青草漫漫,古道綿延,荒城頹圮,新鮮而有古意。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于枯榮之間,原上草已離離,草青了,黃了,黃了,又青了,輪回更迭,是藏在時光深處的沉沉古意。
 
秋天,水稻收割脫粒后,稻草被捆扎成一個一個的草把。捆好草把,用手拎起,輕輕一旋,往下一墩,草把散開,立在田里,在陽光里等著曬干。此時,遠村靜臥,秋水瘦白,草把枯黃,蒼茫天地間,田野就儼然有了古舊的意味。
 
草曬好,垛在田埂旁,遠遠地望去,一個大草垛,臃腫,和秋天的瘦格格不入。可秋天的田野里,如果沒有草垛,那該有多單調。
 
雪天,四野茫茫,唯有大草垛頂著厚厚的雪,獨立蒼茫間,有了凄涼的意味,草垛像是田野里的守望者,比風雪夜歸之人更有韻味,那是蒼然的古意。
 
周末,去菜市場買了一把紅莧菜,回家解開來的時候,才發現這把紅莧菜是用蒲草的葉子捆扎的。我將那枚蒲葉拿在手里,仔細地看著,心里竟有些不忍。我想,這枚蒲葉生在水邊該是什么樣子的呢?也許它該是青翠挺秀的。它會在風中輕搖,也會捧著清亮的露水在清晨的陽光里淺笑,蒲草的樣子一定是秀美的。水邊的蒲草是有古意的,它在茫茫的云水間,穿越漫漫時光,該是見過南塘采蓮的女子的,也該見過行吟澤畔的詩人。那枚蒲草,青綠而泛著古意。
 
從前,去肉攤買肉,賣肉的小販稱好豬肉,順手從肉攤下面扯出幾根稻草,分成兩股,草根草梢錯開,用手指輕輕一繞,就繞成一截草繩,那樣麻利。將肉打個彎折,用草繩一捆,紅瘦白肥,上面還有一根直楞楞的排骨,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買肉的人拎著細細的一串肉,走在路上,引來許多路人的目光。路是鄉間土路,兩邊稻田連著稻田,一個人戴著草帽,穿粗布衣褂,拎一串肉就這樣走著,遠看是入畫的,畫里洇著泛黃的古意。
 
草也給我們帶來過很多的快樂,我們的快樂也是有著古意的。我們這樣玩過草,我們的父輩、祖輩也曾這樣玩過草。
 
村邊的墻埂上長滿了芭茅草,芭茅草的葉子不寬,卻很長,邊緣是密密的鋸齒,平時,我們是不敢輕易碰它的。可芭茅草吐穗的時候除外,我們要冒險抽出芭茅草剛吐出的穗子,用細長的穗子編成小馬,拖著長長的馬尾,草編的小馬真是可愛。
 
春天,我們到田野里扯各種各樣的草來,斗草。贏了,開心;輸了,再去找更堅實牢靠的草。找到了,再去斗。伙伴們斗來斗去,樂此不疲,我們的開心與失落只在一根草上,也只在一瞬之間。
 
雨季放學回來,走的是田間小路。在田沖里的每一個水口,都能看到魚在吸水上游,多的是鯽魚和鯉魚。我們停下來,蹲在田埂邊,順手扯幾根長一點的攀根草,一手伸到水里摸魚。水口邊吸水的魚多,魚也不大,并不難摸到。摸一條魚上來,用草從魚鰓到魚嘴穿過去,不一會兒,就穿了一串魚。在煙雨茫茫的季節里,草青魚白,拎在手上,一路歡笑,是有畫意的。放學歸來,捉魚為樂,我們如舊時的兒郎,早已忘記了先生在學堂里的教誨。
 
曾經,我們的快樂與草有關,我們的快樂里也透著如原上草般的青青古意。

如需轉載此文,請注明來源。
點擊分享到:
    沒有相關內容

郴州新聞網微信

郴州發布
  觀后心情
被感動 同情 囧囧 憤怒 和諧 悲劇 高興 打醬油
黨媒推薦(由全國黨媒信息公共平臺提供)
新聞熱線:0735-2892485 廣告熱線:0735-2893333 E-mail:[email protected] 傳真:2295893 監督電話:2886133
郴州日報社 主辦 版權所有:郴州新聞網(蘇仙北路郴州日報社大門旁)
湘ICP備10203546號 郴州新聞網投稿交流QQ群:60874409
千斤顶或更好1手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