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通行證
名稱
密碼
瀏覽 | 注冊
今天是:
您現在的位置:郴州新聞網>> 新聞>> 文化>>正文內容

父親的目光

作者:華軍平 來源:郴州日報 編輯:侯岳超 發布時間 2019年06月24日 14:28
歡迎關注郴州新聞網微信公眾號(chenzhounews),或掃描文章下方二維碼進行關注。
年華似水,世事滄桑。一轉眼,父親已年逾七旬。
 
歲月留下的履跡,有的輕易被時光抹去,有的卻永遠鐫刻心底,父親的目光令我終生難忘。
 
父親是一位老共產黨員,從我記事起,他就一直在鄉鎮基層工作。兒時的記憶中,父親的工作總是很忙,很少回家,我的童年大多數時間跟隨母親度過。
 
很久沒有看到父親,心中常常莫名地思念。每到禮拜六下午,我都會走到村口,眺望父親歸來,然而期盼換回的大都是失望。
 
我是多么希望父親的出現啊!
 
正是由于父親“不顧家”,母親終于積勞成疾,過早地離開了人世。為此,我曾恨過我的父親,也恨過父親的目光。
 
到了上學的年齡,父親把我帶到了他工作的那個鄉鎮上小學,從此我慢慢理解了工作狂人般的父親。
 
父親作為該鎮的一名副職領導,由于農村工作經驗豐富,那些年聯系了幾個工作難度大、村情復雜、地理位置偏遠的行政村。父親只要深入到村里,就難得回鎮政府一趟。最讓人刻骨銘心的是一個初夏的夜晚。入夜不久,突然狂風大作、大雨傾盆,風聲、雷聲、雨聲,聲聲嚇人,年僅八歲的我心中極度的恐慌,此刻我是多么希望父親在身旁啊!儼然閃過一道亮光,是那樣的燦爛,又是如此的熟悉和遙遠,慢慢地幻化成父親的目光,隱隱約約還有一個熟悉的聲音響在我的耳畔:平兒,別怕,勇敢一點!那一夜,我枕著父親的目光,迷迷糊糊地進入了甜美的夢鄉。
 
次日清晨,父親匆匆地趕回了鄉里,看到我沒事的樣子,愜意地笑了。后來我從鄉政府門口張貼著的一張鮮紅的《感謝信》中才知道,那天晚上父親為了幫助駐點村防汛抗洪,及時安全疏散轉移群眾一百多人,其中兩個襁褓中的男孩在被他冒著生命危險救出的那一刻,房子全倒塌了……父親在雨中整整淋了一個晚上!
 
從此我愛上了父親的目光。
 
父親扎根基層43年,也就一直與質樸的農民相處了43年。凡是認識父親的,大多數都親切地叫他“老華”或直呼其名,有如親兄弟般親密。難怪父親退休時,目光如此眷戀……
 
父親更是一個閑不住的人,退休之后,大姐執意要把他接到廣州居住,本該享受天倫之樂的他卻婉拒了,毅然當起了那個山區鄉鎮的義務郵遞員,而且一干就是八年。
 
從此在那一條條崎嶇的山道上,在每個山旮旮里,隨時可看見他的身影……2004年《郴州日報》刊登過一篇《瑤鄉郵路灑余熱》的人物特寫,濃縮了他八年的義務投遞生涯,也詮釋了一位老共產黨員的風范。
 
那年,我竟跟父親發生了強烈的沖突,事情的原委來自于我的沖動。大學畢業后,我一直在鄉鎮國土所工作,縣局進行國土收編,在全縣各鄉鎮國土所工作人員中實行公開選拔。通過筆試、面試兩道關口,我的成績已經入圍考察。滿以為勝券在握,渾然不知,最后卻沒有我的份。究其原因,是因為我工作的那個鄉鎮僅我一個人報考,沒有差額,不符合原則。為此,我抱怨不斷。
 
知子莫如父。父親看出了我的心思,及時給我灌輸了一番“大道理”,并語重心長地告誡我:共產黨員,講的是原則。當時我正在氣頭上,一聽到“原則”二字,就來火了,十分反感地頂撞了父親:要講原則,你去講!我當時真的很不服氣。
 
父親沒有再跟我爭辯。那時我清楚地看到,父親迸出一道沉重的目光,如一把利劍,扎在我的心里。
 
又仿佛回到了父親工作的那個年代。在一個深冬的夜晚,有一個木材商人提著煙、酒,來到了我家找到父親,請求分管鄉鎮林業工作的父親在指標砍伐數量和實際砍伐規劃方面給予關照。父親知道了對方的圖謀,一口回絕,說:“我們當干部的,有我們的原則。”那一刻,我終于懂得了什么叫“原則”,讀懂了父親的目光。
 
歲月如梭,而今,我早為人父,成為縣委紀檢監察機關的一名干部,我深深地知道,我是一名人民公仆,更是一名共產黨員,雖然,父親已經年邁,但是他的目光依然閃爍著火一樣的光芒……

如需轉載此文,請注明來源。
點擊分享到:
    沒有相關內容

郴州新聞網微信

郴州發布
  觀后心情
被感動 同情 囧囧 憤怒 和諧 悲劇 高興 打醬油
黨媒推薦(由全國黨媒信息公共平臺提供)
新聞熱線:0735-2892485 廣告熱線:0735-2893333 E-mail:[email protected] 傳真:2295893 監督電話:2886133
郴州日報社 主辦 版權所有:郴州新聞網(蘇仙北路郴州日報社大門旁)
湘ICP備10203546號 郴州新聞網投稿交流QQ群:60874409
千斤顶或更好1手登陆